d7uv9精品都市小说 乞活西晉末 萬載老三-第七百四十七回 試探交鋒推薦-fohxv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
灵洲城东,两军阵前,血旗步阵稳步前逼之际,已有一名旗牌小校跃马敌前,带着一众大嗓门的人力喇叭,手指刘鸾方向狂喝:“对面的河套胡人听了,我家华王已率七十万大军,兵分数路发起灭匈之战…北破晋阳西河,南摧河内上党,我血旗大军现已围困平阳城,灭国或许就在明日…可笑匈奴伪帝刘聪,先战场受创,后噩耗连连,惊骇过度,直至旧伤复发,已然不治而亡…”
匈奴阵中,刘鸾听得既惊且怒,心中更是害怕对方说的是真的。下意识扫视周边一干河套胡将,只见人人面露惊容,这令他更急更气。好在,正在他不知如何辩驳的时候,身边那位华服儒装的汉人老者已然先一步为其分忧。
丈六金身
“造谣生非!一派胡言!我大匈兵强马壮,陛下更是龙精虎猛骁勇善战,血旗军再强,也不可能短短时日便有这等战果!况且,倘若局势如斯,他血旗军又何必四万军马犯险西进,显示他们兵力吃紧嘛!”却听那老者厉声喝道:“哼,区区空口白话,就想动摇我方军心,真当草原英雄们就那般好欺吗?”
老者的抗辩还算合情合理,顿令刘鸾与一干胡骑将士纷纷点头认同。然而,不待老者做完辟谣工作,对面血旗军的人力喇叭便又继续开喷:“尔等河套部落,无非求存之杂胡,匈奴马前炮灰而已…而今匈奴大厦将倾,尔等莫要冥顽不灵,追随匈奴一条道走到黑…但有擒杀刘鸾反正者,非但旧罪既往不咎,我华国必有高官厚爵…”
郑屠 奉旨把妹
这一下,刘鸾彻底不干了,对方公然挑唆麾下胡骑反叛不算,竟还当面直接开启了对他的人头悬赏模式。偷眼扫视周边一干河套胡将,却看不出任何异样,他心底反而愈加不安。
士可忍孰不可忍,愤怒加惊惧之下,刘鸾青筋暴起,使出吃奶的力气,厉声吼道:“混账!无耻!一派胡言!血旗军如此放肆,简直就不把本王放在眼里嘛!来人,给本王传令,三军齐进,立即给本王大破敌军,本王定要捉住对面那个娘们,在床上好好审一审!还有,前面那几个喊话的,定要给我撕烂他们的嘴巴,拔掉…”
少女鑒寶師
“殿下且慢!敌军这是激将之计,定是对方希望在刘虎抵达之前,便与我军分出胜负,却因步卒移动缓慢,担心我等退避拖延。”正此时,那名老者却是打断刘鸾的命令,高声劝阻道,“敌之所欲,正是我军所忌。殿下若想化解敌方一应毒计,更该沉着冷静,只需打好这一仗,也必须打好这一仗啊!”
江湖涼夢 蘇打吳
被老者当众喝止,刘鸾愠色一闪而逝,转而露出谦逊倾听之色,只因这老者名为范隆,雁门人氏,现任匈奴汉国左仆射,细算起来更可称刘鸾的祖父一辈,论公论私刘鸾都得尊重。事实上,这范隆与匈汉尚书令、上党朱纪一样,皆为刘渊师从上党崔游时的同门师兄弟,刘渊叛晋的第一时间便投了匈奴汉国,可谓匈汉数一数二的资深汉奸,此前恰在河套公干民政事务,适时被堵在了这里。
调整一下情绪,刘鸾忽而放声朗笑道:“哈哈,范公提点的是,本王差点中了对面那娘们的道儿,哼,我大匈勇士与河套勇士素来一心,牢不可破,焉能中了他们的挑唆?来人,将那些呱噪的汉狗驱离阵前!还有,三阵前部军兵,分批有序绕至后部,循环往替,本王要让血旗步卒永远也爬不到我大军近前,哈哈,让对面那娘们急死…”
匈奴军对面,金凤旗下的梅倩的确很是不爽,急死倒不至于。眼见匈奴军逐次有序的后退,并无明显混乱可乘,而马匹动动身,步卒跑断腿,她心知想要在刘虎军赶来之前,先一步利用铳炮大阵了结对面匈奴军已无可能。冷笑一声,她沉声令道:“传令下去,大军止步,骑军集结警戒,左进右退,三阵合一,画扁为方!”
令其舞动,军号连连,血旗军左中右三大扁形布阵随之调整,左进右退,很快便由之前的一字变为三阵前后错开,继而,左右两阵分别向着中央平移聚拢。这等变阵操作简单,且属最常见的阵型训练科目,血旗步卒们做起来不要太娴熟,丝毫不见丁点混乱。
仙道厚黑錄 雪峰
匈奴阵中,刘鸾却也不是傻子,一眼便看出了梅倩的目的,不过他这次倒没直接下令,而是征询范隆道:“范公,敌方定是感觉到了两面夹攻的威胁,意欲合扁阵为方阵,若是任其施为,定会有碍于后续作战,不妨乘其变阵顾此失彼之际,先行发起攻击?”
“殿下所言甚是,老臣并无异议。”范隆皱起眉头,沉吟着答道,“不过,对方胆敢此刻变阵,当是有恃无恐,且看其阵型动而不乱,还望殿下有所保留,先做试探攻击便好。”
“传令右军,遣出万骑试探,直面攻击敌方左前步阵;再传令左军,遣万骑骚扰敌军右后阵,阻其顺利变阵!”刘鸾点头认同,遂令道。随着他的命令传下,匈奴军阵顿时尘烟大起,隆隆声中,左右各杀出一万骑兵,分赴血旗军的左右两翼。若要细看,这些骑兵中多为瘦弱的中年大叔,甚至不乏两鬓斑白者,显是草原部落自然而然的炮灰队伍。
见到匈奴军动作,梅倩却是成竹在胸,立即令道:“传令左阵,转向迎敌,注意,来者仅是杂牌胡骑,此乃敌军试探,令铳炮适当放慢节奏,尽量莫将对方一次性就打怕了;中军侧向炮击右翼来敌,骑军随后迎击;传令右阵,不必搭理来骑,继续变阵…”
奔蹄隆隆,烟尘高起,数里距离对于冲刺的骑兵而言委实不是距离。不一刻,双方已然拉近至一里,草原骑兵的速度也达到了极致。乘骑奔腾的烈马,迎着扑面的劲风,他们犹如两支利箭,直插前方厚度缺缺的血旗军左右方阵。骑阵之中,不时还传出牧骑们的喔喔怪叫,以及胡将们的大肆吵吵:“弟兄们,扬起弯刀,杀光前面那帮汉狗,叫他们知道我草原勇士的威猛!”
双生锦
“通!通!通…”然而,就当胡骑们斗志爆棚至极的时候,随着一阵雷鸣般的巨响,血旗左阵数十门小型便携火炮中的半数,陆续闪过璀璨的火光,一颗颗小型开花弹尖啸着疾奔来骑。
豪門女兵王的寵男們
“轰轰轰…”小号开花弹落于匈奴骑阵,随即二次爆炸。黑烟升腾间,铁屑四射,土石翻空,周边的胡骑纷纷惨叫着落马,而受创亦或受惊的战马,则成为扰乱骑阵高速突进的阻碍。
影视帝国 墨胡说书
这一下,胡骑们叫得更热烈了,但不再是兴奋,而是恐惧。老迈牧民虽有成为步卒炮灰的觉悟,可不代表他们就不怕,尤其是为了匈奴而非部族,去面对他们从未经历过的雷火神炮,哪怕这一通轰炸的实际伤亡或许还不及一拨箭雨。不由自主的,他们放慢马速,左顾右盼,你谦我让,令奔骑速度进一步下降。若非骑阵惯性下难以速停,战马一时又不太听话,只怕回头跑路都要开始了。
匈奴中军,刘鸾咽了口吐沫,不禁感慨道:“直娘贼,血旗军的雷火炮果然厉害,声势真猛,简直挨着就死…”
“通通通…”“轰轰轰…”刘鸾的惊叹被血旗中阵射往右翼来敌的炮声所打断,类似左阵的打击效果,令得刘鸾身畔的那些胡将族长发出了更为强烈的感叹,不乏畏惧。
这时,死忠匈汉的老汉奸范隆扬声道:“诸位莫惊,那火炮仅是声势骇人罢了,还请大家细看,我方骑军伤亡可重?哼,伤亡还不足半成!只要对方炮火频率有限,根本不足为患嘛!殿下,还当吹号催促骑军继续突进,逼出血旗军的所有实力,以供接下的决战应对啊!”
——————
重生之王者歸來 長生門
范隆却是不知,其对面敌阵中,左中步阵的两名青卫将领若能听到他的言论,定会无比真诚的对其拥抱感谢,因为仅仅半轮开花弹,还是分开零散的发射,便令来骑呈现了掉头之势,实在出乎他们预料,这要是来骑就此溃了,可叫他们如何完成梅帅此前下达的示弱指示,岂非指挥无方吗?
“嘟嘟嘟…”适时的号角声从匈奴中军发出,令踌躇缓行的炮灰骑阵速度略提了两成,也令血旗军的两位青卫将领长舒口气,痛定思痛下,他们忙不迭下令炮兵调整剩余半数的待发火炮,已经放入炮膛的短距大杀器霰弹须用开花弹取代,且必须射得更远更偏更零乱,铳兵也必须含蓄些。
由是,在双方指挥官的共同努力下,左右两翼的试攻胡骑终于再进一步,顺利进入了八十丈的阵线距离,当然,这还是铳手被勒令稍待射击的结果。
“砰砰砰…”终于,血旗左阵的火铳五段击皇然出场,尽管排铳的更替节奏明显慢于寻常训练,但已经足以将那帮惊弓之鸟打得抱头鼠窜,转眼便华丽丽的溃退而回。而接下来的右翼,中军火铳的斜射支援,以及骑一军团的强弩重骑,也同样令此路的胡骑爽快溃走。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场试探进攻眼见落幕,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胡骑的溃退真就不怪别个血旗军辣手无情,杀伤太重,而是因为他们本身实在太菜太没血战精神…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