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2wpo非常不錯小說 靈契之主-第七百五十六章 記憶似被篡改推薦-23qj9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长城上的修行者都沉浸在狂欢中,虽说远处还在下雨,可影响怎么都没有之前大。同时,无人敢来这边打扰四人,可隆熊的状态越来越不好,令三人对视时皱起了眉。堂堂问道强者,既会突然如此?答案未知,但肯定不会平白无故。
隆熊将倒之际,涂文雅道:
“将其与四周环境隔离。”
这可不是什么简单事,但三人实力足够强悍,且有默契。于是在那一霎,空间被封锁,隆熊和四周完全失了联系,寒风也消失的无影无踪。隆熊逐渐恢复自身意识时,涂文雅三人逐渐察觉到那股力量,那是难以言喻,犹如大荒般宏大的力量。
这股力量从何而来?为何会找上隆熊?
太过突然的力量即便三人都难以应对,甚至无法通过隔离的方式令隆熊恢复正常。因为那股力量穿过他们的元气,径直对隆熊产生影响。
“试着加把劲!”
李不老准备放弃时,涂文雅突然喊了一声,粗犷而年迈的声音和男人无异。她向来就这脾气,可体内元气即便已修改四周环境,令他们消失在原地,还是无法改变那股力量穿透自己三人的元气,影响到隆熊。
时间匆匆而逝,位于另一空间中的四人经历着昼夜更替,速度极快。于不断变化的天色下,三人依旧没有放弃,不希望隆熊有所闪失。现在大战在即,隆熊作为问道强者,正是大荒正道的一大助力,可不能这么莫名其妙的出差错。那样一来,北境乱而工会乱,工会乱而天下乱。
“究竟是何物在作怪?”
“我感觉到了大荒的力量!”
“我原本以为是错觉,若你也感知到,那我感知的就没错。”
“奇怪……”
李不老和姜涛的对话涂文雅并没有参与,只是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冲击即将到来。李不老和姜涛察觉到后,来不及反应,便被掀翻在地。两张老脸满是震惊,他们的力量,怎么成了摆设?四周空间也被击碎,瞬间,四人重回北境长城,头顶已有暮色,好不容易照进的阳光皆黯淡消失。
涂文雅双臂交叉在前,并未有多狼狈,李不老和姜涛被元气扶起后,双目皆露惊愕之光,看向隆熊。后者紧锁着眉,似有些虚弱,脚步都站不太稳,但他满眼惊愕,看着三人,似受到恐吓。
重生 之 都市 仙 尊 洛 書
越是地位高的人,越难露出这么惊讶的表情,所以涂文雅三人才好奇,究竟是谁?莫不会……是这大荒世界?
若在早些年提出这样的想法,估计会被当做疯子对待。可近些年,大荒世界的意思已能化作人形行走天下,还有什么是不现实的事?
不等他们问,隆熊已咧嘴,一改先前的惊愕,露出几丝讥笑,似被激怒。隆熊作为冒险者工会会长,何尝不是一个稳重如山的人,只是看起来比较粗犷。可无论怎样的人,被惹怒且受到羞辱,便会做出反常之举。若此时还平平常常,岂能叫怒?
说简单些,怒就是减少智商,仅此而已。
“你越是不让我说,我越说!”
身为冒险者工会会长,铤而走险是隆熊最常做的事。他之前受到的威胁犹如死亡,可即便是大荒世界,也该知道自己此时的重要。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他隆熊不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强者,也掌握着十万修行者,更在整个大荒有着极大的影响力。若他消失,兴许不是大荒想看到的结果,否则他已不在人世。
这是怒时,隆熊残留的智,可他忘了,他的一举一动,大荒世界依旧看在眼中。
“发生了什么?”
涂文雅挥手间,四人站到寂静世界中。这里暮色更重,但都不及隆熊的双眼,之前的事令其回想时有些隐隐后怕,但又因为被大荒找上门所以有股别样的激动。因为有事要问三人,隆熊便毫不隐瞒的回答道:
“我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遭大荒意识前来阻止。”
“什么事?”
“关于你们。”
“我们?”
涂文雅并不觉得自己能高攀来大荒世界所成的意识,所以满是皱纹的脸上尽是不可思议。可因为之前发生的事,她知道隆熊并未胡说,就听其说了下去,否则肯定会转身就走,这等蠢事,她向来提不起兴趣。
“我其实一直很好奇,学院靠近山顶的十三人,不都是参天实力,何时多了这么多问道?是我的记忆被篡改,还是我太长时间没有注意学院,所以将你们忽视?”
“如果你说大荒意识因为这种小事来恐吓你,我们就没得谈了。”
涂文雅不是三岁小孩,且不喜欢不诚实的人。但隆熊一再坚持,道:
“你先讲出来,我再为你分析,这件事比你想的复杂。”
一眯眼,虽有些反感,可涂文雅还是想看看他有什么幺蛾子,道:
“我们这十三人,第一个晋入问道的是大师姐。她停留在参天许久,之后因为夏萧送的一块桃花酥突破了桎梏,晋级为问道,离了山腰,去了山顶。而后又用了几年时间踏上云巅边缘,现在说是云巅也不为过。”
“在她进入问道后,将参悟出的道理告诉我们。很快,在这三年间,孙仲磊率先得道,成了至高无上的神符师,比肩问道。而后霍华德也晋入问道。紧接是笛木利和胡不归,再者便是我和管仲易。除此之外,姜涛六人也到达参天巅峰,离问道不过一步。这等实力,说是问道也不为过,因为问道实力的人太少,能将他们打败的人更是不多。”
“你不觉得三年时间有这么多强者诞生很奇怪吗?”
“这都是我们努力的结果,没有吸收任何一道生灵之气,没有坠入魔道,更没有寻求外界帮助。”
“那难道走首教会的廖赛就偷了懒?还是说棠花寺的武僧每日只会念经,不会修行?”
“你什么意思?”
涂文雅是个护犊的主,见隆熊这般说话,不禁生出些怒意。可后者摇头时尽展疯狂,失了些理性和冷静。
“三年间,出了太多不该出现的强者。而且这些年来,大荒的修行者越来越多,多到离谱。以前都说,大荒晋入尊境者不过十万,可现在我的手下,就有十万尊境修行者,你可知这代表着什么?”
这么一说,涂文雅倒有些后知后觉,可不知隆熊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问:
“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们的记忆果真被篡改,但被我发现,所以大荒世界才会这么着急,它兴许在准备什么,而生活在大荒上的我们,便是被它操控的棋子。”
寂静世界中的暮色落尽,隆熊模样癫狂,看向涂文雅三人,示意他们给些反应,而后愣住,似看透此事的真谛。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的记忆是被大荒世界所改?如果那样,对它有何好处?”
“有!肯定有!”
隆熊在漆黑的寂静世界里来回走动,令李不老和姜涛对视时满是不解,包括涂文雅。他们清静太久,觉得这场大战便是万年难得一见的大事件,不相信还有比这更大的事,可隆熊不那么觉得。他以前从未想过这些事,可瞬间豁然开朗,所来的大荒意识,更是令其坚信自己所想。
之前,大荒意识连说三句话。
“嘘~不要告诉其他人。”
“不要说话,不要说话。”
“闭嘴!”
虽然说出简洁话语的是一道女声,十分纯净,没有半点脏污,可在隆熊的脑海中,只剩无边无际的辽阔,似声音从天地间而来,将隆熊吓到也震撼到。千里传音不是什么绝学,元气足够皆可效仿,可天地间每一处都在说话,这种程度,普通修行者可难做到。更令人诧异的是那些话中的底气,宛如命令一般,令其心怵良久。
“究竟该是什么?”
隆熊直跺地,可在涂文雅三人眼中,他已经疯了,哪有半点会长的样子?
“你冷静点!”
涂文雅一声喝罢,隆熊肿胀的眼袋在风中作抖,令李不老瘆得慌。他这株老花在暴雨下长大,可年老之后,于温室待了太久,且一度放弃登山,真的成了一个易碎的瓷娃娃。不过在姜涛面前,他还是不动声色的听着两人对话,看着他们的表情,淡然若腰间没有表情的瓷娃娃,永久不动。
“你究竟想表达什么意思?”
“大荒世界在利用我们达到它的目的,我们得召开一次会议,让所有人都做好应对大荒的准备。否则就算这场大战赢,我们也会输,输给有所察觉,却没有做出任何计划的自己!”
“你在说什么胡话?我们现在的敌人是魔道黑暗,难道他们就不难对付?你有精力去对付大荒?再者说,以我们的实力,和大荒有什么好斗的?无非是螳臂当车,且是必输局,你是着了什么魔?”
“我不懂他究竟要做什么,可你之前也发现了吧?那股力量,就在我们四周流淌,根本阻拦不住。”
说起那股力量,确实有些奇怪。就在涂文雅慢了半拍,没有立即回答隆熊时,一股力量不知从何处,猛地出现在他们四周。那股力量的宏大是整个世界所不能比的,瞬间将他们笼罩。而后,长城之外,刮起一阵剧烈的风,将四人包围,似要洗清他们的记忆。
有很多时候,事情总会超出我们预料,既然改变不了就得默默承受且顺其而行,然后再寻机会。若当前准备不足,实力不够,或因一时冲动无法自拔,终会失败,落得个惨烈的下场。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